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童书“扮嫩”将少儿读物逼向成人化  

2012-06-05 15:18:55|  分类: 关爱儿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六一儿童节,父母最贴心的礼物,便是送一本合孩子“口味”的儿童书了。时至今日,图书仍是孩子们所心仪的最佳礼物。

童书“扮嫩”将少儿读物逼向成人化 - foxer - .
 

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少儿图片

出处:http://wenhua.ccvic.com/whhuandeng/2012/0530/198945.shtml

编者按:

原本准备在“六·一”期间火爆一回的各大书店童书专柜,正在遭遇吸引不到孩子的尴尬。原因是在很多孩子眼里,专柜里的很多童书是“想把我们当孩子哄”,幼稚程度还停留在20年前的阶段。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缺乏基本了解,童书作者的写作,与在庞大信息量中长大的当今孩子的心智,存在不小落差。其结果是,无书可读的孩子被过早地推向成人图书世界。

 童书“扮嫩”还想把我们当小孩子哄?

只有11岁的龚文涛小朋友正在书店里的成人文学区,津津有味地看一本《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他准备就在此处为自己挑一本书,作为“六·一”的礼物。小龚一脸成熟地告诉本报记者,他已经“很久”没去少儿类图书专柜了。“那些书太幼稚!”

儿童节前夕,除了一些正在上或还没上幼儿园的低幼儿童,会在父母的带领下,到童书专柜流连一二外,很少看到10岁以上的孩子来买儿童图书。

童书“扮嫩”将少儿读物逼向成人化 - foxer - .

《小朋友,上学啦》被评为全国少儿畅销书

“真的想把我们当小孩子哄啊?”小学二年级的郑聪小朋友已经可以识很多字了,自认为是个小大人,但他拿着一本儿童小说《鲸歌悠扬》给本报记者看,“书里男主人公叫陶淘,他有一个异性朋友叫米香香,陶淘竟然觉得米香香这个名字很好听,‘米香香米香香,为她取名字的人,肯定比诸葛亮还聪明’。有这么傻的父母吗?会取出这样的名字。一看就是知道是编的,在哄人!”

被孩子认为“在哄人”的书,在童书专柜上比比皆是。有一本书叫《小朋友,上学啦》,讲了一个小孩子第一天上学,因为想妈妈,竟然在课堂上号啕大哭起来。书里还有,穿上校服也感到很新鲜,不知道“班主任”是干什么的等情节。“这可能吗?我们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怎么没人想妈想得哭啊?校服这么难看,谁稀罕啊?”郑聪对记者说。至于《小男生小豆包》等儿童图书里,用食品名(比如西红柿、小棒糖、小油糕、小红枣)给书中主人公取绰号,也让孩子们嗤之以鼻,“我们在学校里根本不叫这么土的名字,要叫也是‘魔兽’、‘老怪’什么的。”

童书“扮嫩”将少儿读物逼向成人化 - foxer - .

儿童图书“成人化”

儿童文学:断层现象过于严重

在过去几年中,有关童书“成人化”趋势的讨论很火爆,业内对一些童书宣扬的色情、暴力和恐怖(比如《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和郑渊洁的《大灰狼罗克》都遭到过质疑)大加挞伐,但上海儿童文学家殷健灵不久前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童书其实更严重的是“幼稚化”趋势,有人童书作者一下笔还是“小猫小狗”一类,语言上也故意拿腔拿调,蹩脚地学小孩子说话。

文章开头的龚文涛说,他刚读小学时就看过《哈利·波特》,对“魔法”、“巫师”谙熟于心,网上也会看到一些奇幻类小说,已经领教了人的想象力可以到达一个什么程度。如果童书还是一味地“想妈妈想得哭了”,那龚文涛肯定是不感兴趣的。“我觉得,现在很多给孩子写书的作家,根本不了解我们到底想看什么。”

按照国际上的说法,儿童文学适合1岁到18岁的人看。所说的那些“幼稚”的儿童文学,其实都是给学前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看的。而真正适合小学高年级,乃至初中和高中学生读的儿童文学,创作上确实非常薄弱。


 
童书“扮嫩”将少儿读物逼向成人化 - foxer - .

漫画史记——华夏始祖五帝传

真正有影响力的作品,都是符合时代需求的作品

少儿读物存在着不少问题,如豪华、精装版泛滥;原创类读物少;外来的口袋读物非常流行;少儿读物中一些成人语言、生僻的用词、晦涩的句子,给少儿造成了阅读障碍;一些少儿读物偏离了正确的方向,过分宣扬追星一族,渲染凶杀暴力等等。

国内少儿读物市场,迫切需要一套既能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精髓,又为少儿所喜闻乐见的原创性强的系列少儿读物。近几年,国学热一直升温,但将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介绍给少儿,并以他们喜闻乐见的形式接受确实是个问题高深的学术著作有其价值,但难以通用。真正有影响力的作品,都是符合时代需求的作品。一方面传承了中华历史,另一方面也符合时代需求,传统文化也需要被赋予生命力。

华媒点评

单靠杨红樱的“笑猫日记”和郑渊洁的“皮皮鲁”吸引一些低幼儿童父母掏出几个钱,而不能吸引十几岁的少年,给他们在成长上以真正的人生指导,这可以说是儿童文学世界的悲哀。

为什么童书市场会出现“低幼热,少年冷”的局面?这是因为低幼市场的钱更好赚。归根到底,现在写儿童文学,对中国的一些作家而言,仍然是一种生存方式和改善生活条件的途径。正因为如此,他们写作才是趋利的。然而创作规律告诉人们,要想把儿童文学写好,作家必须真正地喜爱儿童。只有喜爱,才有可能成天和孩子在一起,感触他们的心灵,体味他们的兴趣,才有可能以一个“大孩子”身份写出让孩子爱读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