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2011-12-26 07:10:48|  分类: 重型装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架模样很难看的“怪兽”。我的意思是说,只要看看它,就会知道,在交通尖锋时期,绝对不会看到有民用型的这类直升机出现在大城市上空。它的 样子完全不像是飞机。绕着这种直升机走一遍,从各个角度来看,这只怪兽的样子都不一样。一架飞行机器——即使是一架直升机——应该是线条很平滑的,才能协 助气流从它的机身上流过。但是 AH-64 阿帕奇可不是这样子,它的神情很像是横行在某个外星球上的某种掠夺性的昆虫,残酷无情,不同的是,这一只是“吃”坦克的,而不是吃蚜虫的。
参考出处 http://afwing.com/intro/ah64/index.htm

   AH-64 是目前攻击直升机的最终极表现,它的强大火力与重装甲,使它像是一辆在战场上空飞行的重坦克。不管白天或黑夜,也不管天气有多恶劣,它都能够随心所欲地找出敌人并摧毁敌人,而且几乎完全无惧于敌人的任何武器。

  跟 M1 艾布拉姆斯坦克一样,阿帕奇直升机也是从一项本来被取消的计划中救活的,这项计划就是洛克希德公司的 AH-56 “夏安”。“夏安”的性能表现主要着重于高速度,而非灵巧与隐秘性。 AH-56 外型像只愤怒的蜂鸟,是模仿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苏联的 IL-2 “突袭战士”制造的。“突袭战士”是装甲俯冲轰炸机,主要是用来对付坦克的,它机上的两门23毫米炮,可以炸掉大部分纳粹装甲车的车顶装甲。有些“突袭战士”甚至创下摧毁几百辆坦克的纪录。AH-56,尾部有推进尾桨

  除了主要的旋转翼,“夏安”机尾还装有推进螺旋桨和短短的机翼,以便增加它的速度(时速超过 300 英里/ 480 公里。对螺旋桨飞机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快了)。 AH-56 的主要作用是高速向着目标俯冲而下,同时混合使用 TOW 式导弹(这是第一架使用 TOW 式导弹的直升机)、 2.75 英寸/ 70 毫米火箭和 20 毫米的机炮攻击目标。“夏安”直升机的表现相当不错,但它本身却有一些很严重的问题。例加,在七十年代初期,由于通货膨胀率高达两位数, AH-56 的成本也急速上涨。此外,因为结构上的一项重大缺点,而使得一架原型机在试飞时坠毁。最糟糕的是, AH-56 的高速俯冲攻击方式,正好使它成为苏联所设计的一些武器的囊中物(例如: SA-7 “圣杯”、 SA-8 “壁虎”地对空导弹,和/ SU-23-4 “薛尔卡”机动高射炮)。

  因此,这就构成“夏安”计划被取消的原因。这项计划被取消后,造成两项重大结果:第一,空军提出发展“近接空中支援飞机”的计划,命名为“攻击实验机”,简称为“ AX ”,结果推出 A-10A “雷电II”;第二,陆军获准展开 AH-56 的替代计划,这项计划就是所谓的“先进攻击直升机”,而它的成果就是推出 AH-64 阿帕奇攻击直升机。

  “先进攻击直升机”计划目的是要提供陆军一种全功能型的攻击直升机,不管夜间、白天,也不管天气好坏,都能飞行,并可用来对付敌人的装甲与其他强化过的目标。陆军挑选两家主要的国防承包公司参与这项计划,其中之一是德州渥斯堡的贝尔直升机公司( AH-1 眼镜蛇的制造商),这家公司所设计的是 YAH-63 原型机。另一家是休斯公司的加州卡尔怫市和亚利桑纳州梅莎市工厂,它们所设计的是 YAH-64 。这两架原型机都参加了国防部的“试飞”竞赛。这两种原型机的设计都相当出色,评选的过程不但漫长,而且艰辛。两种原型机的性能都受到严苛的考验。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YAH-63与YAH-64,从外形来看,YAH-63就是AH-1的放大型,而当时的YAH-64是用的倒"T"尾

  结果,陆军评定休斯直升机公司设计的机型,在飞行表现、驾驶舱配置和系统整合上都比较优秀。接着,陆军全面发展休斯公司设计的机型(这时已经命名为 AH-64 阿帕奇)。一九八二年,阿帕奇开始生产,第一支阿帕奇部队在一九八六年成立。陆军向后来接手生产的麦道直升机公司采购 810 架阿帕奇,同时还出售给以色列、埃及、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希腊等国。“先进攻击直升机”( AAH )在感测器、武器、灵巧度和防护度方面都毫不马虎。跟 AH-56 只追求高速度不一样的是, AAH 的设计,强调低空渗透、侦察战场、测定目标、远距离(比敌人的高射炮射程更远)发射武器等各种作战能力。

  就如同“坦克车辆司令部”规范所有新车辆设计的机动性能必须完全一样,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市的“陆军航空中心”也规定,所有的新直升机设计必须符合某些标准,像机动性、对敌人炮火的防护能力,以及载重量等。例如, AH-64 不怕 7.62 毫米子弹,也抵挡得住 12.7 毫米( .50 口径)子弹,同时,就算它被对毫米的高爆弹击中,也还能够支撑着飞返基地。

  机身的设计可以承受 20 G(地心引力的 20 倍)的坠毁撞击,而不会伤到机上人员,而且油箱的设计也可以经得起坠毁的撞击,同时还会自动封闭。

  美军新型直升机从设计之初就有抑制红外线讯号的装置。红外线导弹是低空飞机的最主要威胁,敌人发射的红外线导弹弹头上的寻标器,主要是寻找燃气 涡轮发动机的热排气管。想要减少这种导弹寻标器的功效,方法之一是把直升机发动机排出的热气和大量的冷空气混和,把它们排除到机身外,同时隔绝排气管,如 此,导弹才不会“看到”热金属。 AH-64A 阿帕奇的“黑洞”红外线抑制器在这方面的功能很强。

  直升机也需要电子反制器(ECM)才能在现代战场中生存。电子反制器是一种高度机密且一直在演进中的技术,而这方面的仪器与性能通常都是保密的,但一个典型的“黑盒子”大概包括以下几种仪器和设备:

(一)雷达警告接收机——用以警告机上人员,使他们知道自己已遭到敌人雷达的追踪,如此才能采取规避行动。
(二)雷达干扰器——会发出干扰讯号,用来妨碍并干扰敌人的雷达。
(三)干扰丝散布器——会发出一团包覆金属的云团,可以强吸射特定的雷达频率,干扰敌人雷达幕,隐匿真正的目标。
(四)热焰弹发射器——可以用来“误导”红外线导弹。
(五)红外线干扰器——一般来说,这是装在直升机尾部的一个电子加热“砖”,可以发射出很强烈的特定波长的红外线,使敌人导弹弹头上的敏感寻标器被迷惑而产生困扰。现有的红外线干扰器的机型是 ALQ-144 ,同时,由于它的外形独特,使它被取了一个绰号,就叫“迪斯科球”。

  以上种种先进的装备,使得美国直升机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直升机。这并不是说它锐不可当,而是和越战时期的美军直升机比较起来相当坚固。至于载重量 方面,东南亚丛林的作战经验,已胜得在炎热气候下作战的能力,成为所有新直升机设计的必要条件之一。“ 4000/95 ”这个神奇的数字,被用来衡量直升机的性能。这个数字代表一架直升机在标准载重量下,在华氏 95 度(摄氏 35 度)气温中以 95 %有们垂直爬升的性能。这种状况接近最恶劣的发动机状况(燃气涡轮在冷空气中才能产生最大的马力,在炎热、潮湿的气候中,所产生的马力最少),而且可能在 波斯湾和巴拿马地区遭遇到。如果考虑到全世界动乱地点的地理位置,这种规范是很合理的。

AH-64A三面图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绕着阿帕奇四周走一圈,会产生一种感觉:实际上并没有人设计这种飞机,而是由一群戴着眼罩的人,用浆糊和胶带把一些组件组合起来。它的旋转翼低 垂,机身上仰的角度几乎可说不合理,而且很多部位从这边或那边突出。千万不要因为这些而对阿帕奇产生错误的观念,要知道,阿帕奇是世界上表现最好、最完整 的武器系统。

  它的机体外壳大部分是铝合金,发动机外罩是设计来支持维人员的重量的,并被用来当作工作平台。此外,整架飞机被设成可以折叠及包装起来,以便利用各种空军运输机运送。

尾桨传动装置  机上的两具发动机是 GE 公司的 T-700-GE-701C,每具有 1800 马力。它们被接上传统的主传动系统,机尾旋翼由一条贯穿T700发动机机 尾的传动轴带动。这个机尾旋翼跟所有传统的单旋翼直升机一样,是用来制衡主旋翼的旋转扭力的,以维持正确的飞行姿势。机前的主旋翼装在传动系统上方,有四 个大扇叶,因此,比先前 UH-l 和 AH-1 的两叶旋翼,效果更好。较多的扇叶可以增加直升机的升力,而且可以更平顺、更安静地飞行,但必须有足够的发动机力量来维持它们的高速飞行,以及要有良好的 工程技术设计出一种旋翼头,可以保持它们的平衡和控制,并且牢牢与机身连结。有些前苏联直升机的设计,甚至有五或六叶的旋翼。

  事实上,大多数人是在听到他们所熟悉的直升机声音,已经从“呼呼声”改变成低沉的怒吼声后,才发现,直升机的旋翼已经从两片变成四片。

前座射手座舱后座飞行员座舱    大部分的航电仪器和其他“黑盒子”都装置在前机身两侧的减阻装置里,而这些装置就成了台阶,供人员踏着爬上阿帕奇的驾驶舱内。驾驶舱本身由一块很厚的透明 防弹板分隔成前(供副驾驶兼炮手乘坐)和后(供正驾驶乘坐)。所有的驾驶舱玻璃都是平板设计,这种特殊形状主要是为了减少太阳光的反射,因为太阳光的反射 会暴露出直升机的位置,而让敌人发现。驾驶舱的装甲结构可以承受 23mm 高爆弹的直接命中。 AH-64 驾驶舱的前后两部分都装置标准的飞行操控装置,以及控制直升机飞行所需的显示幕,另外,每位机上人员也都有他们自己的仪表,供他们从事特定任务之用。

  其中最重要的是马丁·马利艾塔(现与洛克希德合并)“目标获得标定瞄准器”和“飞行员夜视感测系统”(TADS/PNVS),这些都装置在阿帕 奇的机鼻上。“飞行员夜视感测系统”位于阿帕奇炮塔的上方,包括一具热影像瞄准器(类似艾布拉姆斯和布莱德雷车上所使用的),而这具瞄准器和飞行员的飞行 头盔是同步移动的。这个头盔是很杰出的设计,可以配合每个机员的头型加以调整,使他(她)只要转一下头,就可以使用直升机的武器和感测器瞄准。

1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2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3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TADS/PNVS & 飞行员夜视感测系统图解阿帕奇的 IHADSS 头盔

  这套系统任何时候都可使用,不管阿帕奇是在恶劣气候下。在浓雾中、在灰尘中或夜间都可使用。飞行员所看到的景象会显示在连结于头盔上的一个小圆 形显示幕上,而这个显示幕位于右眼前。这个眼前显示幕也会显示其他导航与射控资料,让飞行员随时可取得在战场上所需要的各种资讯。

  控制板上的其余仪表也经过特殊设计,因此,即使是在熄灯的状况下,也不会影响到飞行员的夜视能力。它们大部分都是所谓的“细条状”显示器,也就 是说,它们是以直线方式显示各种资讯,但也有一些在汽车仪表板上可以看得到的圆形仪表。当阿帕奇最初被设计时,驾驶舱内的配置被认为是最先进的。未来一代 的阿帕奇(像 AH-64D “长弓”阿帕奇机型),将以大型多功能电脑控制电子显示幕取代目前大部分的仪表。

  阿帕奇的主要导航系统是李顿“姿势-飞行方向参考系统”(AHRS),这个系统目前在大部分陆军直升机上都已经是标准装备。这种航向参考系统可以配合 ASN-137 都卜勒测速系统(这是一种下视雷达,可以感受相对于地面的各种移动)。在几个小时之内, AHRS 就可以从一个固定方位“移转”到另一个方位,因此,大部分阿帕奇在它的驾驶舱前方都装有导航卫星“全球定位系统”接收器,让炮手可以用手键人正确的资料。不久之后,将会装置略作修改的 AHRS 系统,到那时就可以使 AHRS 自动接收“全球定位系统”的最新资讯。

  在前驾驶舱内,则是阿帕奇武器系统的主要控制系统。虽然前后两个驾驶舱都可以发射武器,但主要的是副驾驶舱的射手负责阿帕奇的武器瞄准目标,而 阿帕奇机上的武器系统都是以装置于机鼻感测旋塔下方的 TADS/PNVS 系统进行瞄准的。这套系统包括另一组“前现红外线”感测器、一个日间电视摄影机、一套直视放大光学系统、一个激光测距仪和一个配合激光制导武器使用的激光 目标标定仪。炮手所戴的飞行头盔上也装有跟后座正驾驶很相似的瞄准器,有眼前显示幕,可以显示目标和相关资料。射手想要对付某个目标时,只需选定合适的武 器,把头盔瞄准器上的“死亡点”对准目标,然后扣下扳机。接下来的工作大部分都由机上的射控系统完成。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任何武器的目的主要是摧毁敌人,而 AH-64 几乎可以摧毁它所侦测出来的任何种类的目标。阿帕奇机首下方是一门 30 毫米M230 链炮(麦道公司所制造的),这种链炮所发射的是一种重量很轻的 30 毫米炮弹,而不是 A-10 攻击机 GAU-8 机炮所使用的那种重量型 30 毫米炮弹。这种炮弹的编号是 M789 ,有着很小的锥形装药弹头,可以射穿几公分厚的装甲。这表示,它可以从上方或后上方摧毁一辆坦克,而且几乎可以摧毁目前使用中的任何种类的装甲人员运输 车,或是战斗车辆(也许只有布莱德雷战斗车和英国的“战士”战斗车例外)。 M789 炮弹也有人员杀伤破片弹,对于暴露在炮火下的敌人地面部队最有效果。这门 M230 链炮的装填器可以装填1200发炮弹。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阿帕奇其余的武器都挂在机身两边的粗短机翼上,每个机翼下都有挂架用来装置导弹和火箭发射器。目前有计划在机翼上方增设一个挂架,用来装置两枚 小型的空对空导弹。美国陆军的部分阿帕奇直升机使用刺针导弹进行空对空的战斗。虽然在“沙漠风暴”中没有机会使用到刺针导弹和 M230 链炮,但从使用这两种武器进行的空战实验中可以看出,阿帕奇的武器装备足以对付飞进它的射程内的任何飞机。这并不是说,阿帕奇机上的人员可以击落高性能的 喷射战斗机,而是说,他们可以击落其他直升机和地面支援机,例如,俄罗斯的 SU-25 “蛙足”式攻击机。

注意火箭弹和副油箱  自从直升机开始加装武器以来,小型的非制导式火箭一直就是它们的武器装备之一, AH-64 也不例外,它装置了威力强大的 2.75 英寸( 7O 毫米)火箭(由 BEI 防卫系统公司制造)。这种火箭的绰号是“九头蛇- 70 ”,可以携带各式各样的弹头,从 10 磅( 4.5 公斤)的高爆( M151 )弹头,到烟幕弹( M264 )和照明弹( M257 )弹头、次口径弹药弹头( M261 )都有,甚至还有一种小钢矛弹头( M255 )。每一枚火箭包括一个 MK66 火箭推进器、一个弹头,和一个合适的引信(触发引爆、延迟引爆或是半空引爆)。“九头蛇-70’通常携带可以发射 19 发火箭的发射荚舱, AH-64 可以携带四个这样的荚舱,但在“沙漠风暴”期间,通常只携带两个。在深入敌境的攻击行动中,阿帕奇通常加挂延长飞行范围的副油箱,并因此减少一或更多个火箭发射荚舱。

  阿帕奇直升机从设计之初,就深切了解长程反装甲导弹的必要性。拖式导弹( TOW )的反装甲效果相当好,但由于受到制导电缆的限制,使得它的射程只有大约 3.7 公里,而且,在射出拖式导弹后,发射的直升机必须保持静止不动,直到导弹击中目标为止。因此,在“攻击直升机”计划的细节规格中,规定它的武器系统中必须 包括全新的反装甲导弹。“洛克威尔国际公司”和“马丁·马利艾塔公司”负责开发及生产这种全新导弹,这就是被编号为 AGM-114 的“地狱火”导弹。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地狱火”是比拖式导弹稍大的导弹,重量大概为 99.6 磅( 45.3 公斤)。跟拖式导弹不一样的是,“地狱火”导弹是由阿帕奇直升机鼻端的 TADS/PNVS 系统的激光目标标定仪引导,因此,射程更远(超过 5 英里/ 8 公里),而且,速度更快(超音速)。它的前后排列的弹头(有两个锥形装药,一前一后)也比 TOW-2 大得多,里面装有 20 多磅( 9.l 公斤)的高爆炸药。如果你不清楚这样数量的炸药会造成何种程度的损坏,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早期的 AGM-114C 弹头虽然只有一个锥形装药,但不仅能够炸穿伊拉克 T-72 的装甲,甚至还能把它从焊接处炸成两半!

  “地狱火”导弹之所以能找到目标,是因为在它弹头前端的光学寻标器已经设定好,可以寻找由阿帕奇 TADS/PNVS 系统以激光光点标定的目标,或是其他机种如 OH-58D 的激光目标标定仪所标定的目标。甚至连空军 F-15E 机腹下的激光目标标定荚舱,也可以替“地狱火”导弹指定目标。

  一架战斗轰炸机一次只能对单一目标投掷一枚激光制导炸弹,阿帕奇直升机则可以在同一战场上同一时间,发射很多“地狱火”导弹攻击很多不同的目 标。每一枚“地狱火”导弹必须“知道”要攻击哪一个激光光点,因此,“地狱火”导弹(以及其他现阶段的激光制导武器)只会攻击某个闪烁特定数位信号的激光 光点,而这个信号则是由发射出这个激光光点的飞机所设定的。这不仅解决了使多枚导弹保持射向不同位置目标的问题,同时也使由一架直升机或地面观测员指定攻 击目标,然后指引其余直升机把“地狱火”导弹射向这些目标的方式成为可能。

阿帕奇攻击模式图解   于是,发射导弹的直升机可以躲在山后,以免遭到敌人的炮火攻击(“地狱火”导弹的自动导航器可以设定让导弹飞越山头,飞向目标),而另一架装有激光目标 标定仪的直升机,则可,以从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方向“标定”所要攻击的目标。 OH-58D 装置的是架在桅杆上的瞄准具,它可以把这种瞄准具的头部伸出树梢或山脊线上,然后引导“地狱火”导弹射向目标,而不会暴露任何其他直升机的位置。阿帕奇另 外一项有趣的功能是可以连续发射导弹,彼此间隔时间很短(例如,可以间隔 5 秒)。如果阿帕奇的射手准备攻击三或四辆排在一起的坦克,他可以发射第一枚激光制导导弹攻击第一辆坦克,然后快速攻击另一辆坦克,接着又攻击旁边的坦克, 直到所有的坦克都被摧毁,或是射光机上所有的导弹为止。万一阿帕奇没有刺针导弹可用,“地狱火”导弹甚至可以被当作空对空导弹使用。如果像直升机大小的飞 机被“地狱火”导弹击中,准死无疑!

  在“地狱火”导弹开发期间,一切都按照进度进行,而且未超出预算,技术上也没有发生太大的问题,只是增加了一些修改而已。在基本的A型阿帕奇直 升机上加装双重模式弹头(用来对付爆炸反应装甲)和新的数位自动制导仪器(使炮手可以选择让导弹以高或低的抛射物飞行路线飞向目标),使得现有的 AH-64A 阿帕奇和 OH-58D “奇欧瓦战士”一样,都拥有 AGM-114F反坦克导弹。另一方面,还计划发展一种利用毫米波制导的新型导弹,名叫“长弓地狱火”导弹,准备在几年后推出使用。

美军 AH-64 Apache 阿帕奇 - foxer - .

阿帕奇的武器

 

前座射手位置  那么,操作以上这些技术的实际状况又如何呢?我最近恰好有机会以第三军贵宾的身分,前往德克萨斯州福德堡后座飞行员参观,并坐在一架 AH-64 阿帕奇的前座上练习飞行。我的驾驶教练是一位名叫山迪的准尉,他是一个 6 英尺高的瘦高汉子,讲话带有拖得很长语调的南方口音(很多飞行员都故意学这种腔调)。根据我的看法,我们在飞行前的交谈中,所提到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你的飞行时数是多少?”

  “哦,总时数大约 5000 小时,”山迪如此回答,接着又说,“眼镜蛇( AH-1 ) 2500 小时,阿帕奇 2500 小时。”这下子我可以放心了。我一向不喜欢搭飞机旅行,但却很喜欢搭乘直升机,尤其如果是由一位经验丰富的准尉飞行员驾驶的话,那就更安心了,而山迪就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那天晚上实际坐上直升机前,我先在阿帕奇直升机的飞行模拟器上实习一段时间,同时花了大约 30 分钟调整我的飞行装,以及装在飞行头盔上的眼前瞄准器。调整头盔和瞄准器并不困难,只是很沉闷,而且繁复。

  德州太阳下山后,山迪和我向着我们的阿帕奇走去。我爬上射手位置,扣好安全带。安全带跟赛车选手所使用的一样,是五点式的保护束缚,只需把安全 带上的每个扣子推到中央安全锁,然后系好安全带就行了。要打开时,只要移动安全扣,安全带就会自动脱离。座位相当舒服,像是坐在一个大型、透明的温室里。 在找戴上飞行头盔,并调整好头盔上的眼前瞄准器后,接下来只剩下等待山迪完成飞行前的例行检查及让发动机运转。

  山迪在进行这动作时,很好心地打开机上的对讲机,让我完整地听到整个过他飞行前的准备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我可以从前驾驶舱仪表板上的显示幕监看 整个情况。唯一比较不愉快的时刻,是我们从停机坪的停机位置倒退进入跑道的那段时间。在那段时间内,涡轮发动机排出的废气被吸进空气调节系统,并且经由排 气孔进入驾驶舱内。山迪事先警告过我,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他告诉我,这种情况发生时,闻起来会像是驾驶舱内着了火,但完全无害。他说得没错,那种味道闻起 来很像是站在大巴士后面闻到的柴油废气的味道。事实上,机上的空气调节系统并不是为了乘员的舒适而装置的,而是为了保护机上的电子仪器与设备。不过,偶尔 吸点怪味道也满不错的,尤其是在穿着一件厚厚的“诺美士”(NOMEX)飞行装时,那种感觉蛮好的。准备起飞

  坐在直升机上起飞的那种感觉,和坐在山顶缆车离开车站往上升的那一刻完全一样——先是突然被往上拉,接着被拉扯向前。尽管如此,坐在阿帕奇上是 相当安全的。就我来说,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觉得自己像是坐在一个装甲浴池里。我的四周有很充分的保护(请记住,它的装甲足以抵挡23毫米机炮的高爆炮弹), 有了这样的装甲保护,再加上“五点束缚”安全带,这种安全感觉是 MD-80 的简单膝上安全带所无法提供的。(在此向航空公司提出一项建议:如果你们的乘客听得到前面驾驶舱的正、副驾驶的谈话内容,他们会更为安心。)

  在我们滑行到起飞位置,并且得到塔台的起飞许可后,我们立刻上升进人昏暗的天空,陪同我们的还有另外三架阿帕奇,以及一架西科斯基 UH-60L “黑鹰”直升机,机上载着我的研究小组的几名成员。我们以 145 节(时速 265 公里)的速度,很平顺地飞行过德州夜空,前往飞行示范地点,其余的阿帕奇和黑鹰紧跟在后。乘坐单叶旋翼直升机像是坐在地震时的吊灯上,飞机很像是一直在你头上的一个定点震动与旋转。而阿帕奇的主旋翼有四个叶片,因此,乘坐起来平顶、舒服多了。

  抵达示范地区后,第一个示范项目是表演阿帕奇的拿手特技飞行。我必须承认,对于这种特技飞行表演,我内心实在相当害怕,但由于我对山迪愈来愈有信心,所以,我决定坐得稳稳的,看看自己是否承受得住这些表演。

  首先,我们在乡区约 1000 英尺( 305 公尺)的上空来个尽情翱翔。奇怪的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坐在直升机上似乎比站在帝国大厦顶楼还安全,感觉不出高度有什么可怕。山迪接着透过 对讲机告诉我,他接下来要玩几个特技表演,要我坐稳了。很快速地,我们接连来了几个大翻转、俯冲和爬升。

  坦白说,阿帕奇的灵活程度足以令地面上的炮手气得跳脚。我觉得像在怫罗里达的迪斯尼世界乘坐“太空山”云霄飞车。在山迪技巧纯熟的双手中,这架阿帕奇直升机很漂亮地自由翱翔。转弯、冲天而上、俯冲而下,以及快速前进及后退,而最令人称奇的是,它竟然能够以 50 节的速度“侧飞”。我不得不说,山迪的这些特技表演太精彩了,让我忙着欣赏,根本没有时间害怕。当然,阿帕奇直升机如此灵巧的性能,目的是要使地面炮手伤透脑筋,同时使阿帕奇机上人员更为安全。

   AH-64 需要细心操作,不能像操作战斗机那样粗扩。但跟战斗机一样的是,它的飞行控制系统相当敏感,所以值得需要细心操控。山迪如此精确地操控他的直升机,就是一 个很好的例子。他总是事先告诉我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我想,他的目的是要警告我,同时也为了让我了解他采用了什么样的高明技巧。当天下午我才刚操作过 AH-64 的飞行模拟器,因此,我相当钦佩他的高超技巧。这架直升机本身会散发出一种力量与坚固的感觉,而像山迪这样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更把这种感觉发挥得淋漓尽 致。很快地,我已经如醉如痴。

  在这些初步的示范项目表演完毕后,山迪驾着这架阿帕奇飞向德州夜空。由于射手坐在 AH-64 的前座,所以,射手的视野是全机人员当中最好的。如果你已经知道一辆设计良好的轿车的前座视野是什么样的,那么,你可以把那种感觉增加一倍,然后想象自己 正置身在高空中。老鹰就是如此俯瞰大地的。如果你有点惧高症,那也不用担心,因为只要你坐稳了,并且系好安全带,你就不会想到这个问题。因为,突然之间, 你已经置身在高空中,并且觉得安然自在。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你不曾看过的最有趣的一些仪器,而且,这些仪器设备并不难使用。

  很快地,你不再是一头老鹰,而是一只猫头鹰,因为阿帕奇是一架百分之百的“夜间猎人”,但对阿帕奇的射手来说,他所看到的并不是黑夜。机外乌云 密布,大雷雨就要来袭,眼前一片漆黑。用肉眼向机外望去,既无星星,也无月亮,但透过红外线瞄准具,地面景物很清楚地显示在绿色与白色的显示幕上。你可以 选择视野及角度,要是看到有趣的东西,只需敲一下 TADS 控制仪器上的按键,就可以把那个景物放大。同时,你的射控系统也可以锁定目标(只需按另一个按键),即便目标移动,射控系统也可以自动跟着移动。这可以大 为减轻机上人员的工作量,使射手有更多时间观测及选择其他目标。毕竟,阿帕奇的作用就是使敌人的生活更为难过,但使好人更为轻松愉快。

  当我们继续在德州乡间上空飞翔时,山迪趁机向我露了一手空战技巧。他把阿帕奇猛然在空中倒转了一圈,一下子飞到紧跟在我们后面的那架 UH-60L “黑鹰”直升机的后面,我很快利用 TADS 锁定这架“黑鹰”,并且追踪它。山迪说,如果这是真正的空战,在这时候,我可以选择发射针刺导弹、地狱火导弹或 M230 链炮。我必须做的只是把瞄准器 上的死亡交叉点固定在这架“黑鹰”直升机上。当目标企图逃脱时,还必须动用其他空战技巧,但基本的空战技巧很简单,而且很快就可学会。夜航

  大雷雨已经逼近到我们面前,该是返回基地的时候了。在逆风飞回福德堡机场的途中,风势愈来愈强大,地上树木的叶子都被强风吹落了,树干也被吹得弯向地面。尽管如此,阿帕奇仍然飞得很稳,山迪轻松地控制着它。降落 AH-64 是很简单的事,一下子就降落在地面。我甚至还未察觉过来,直升机就已经倒退回到停机坪,我们就在那儿和山迪及地面人员讨论起这次的飞行。

  整体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示范飞行,令人对阿帕奇的卓越性能留下深刻印象。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也许是我当天晚上所进行的一切事情,全都是在夜 里完成的。对于前座坐了一位老百姓,山迪一点也没有显得不安,这充分显示,他对这架直升机以及他自己的经验与技巧,有相当的信心。山迪,不管你是在什么时 候读到这一段文字,我都是同样由衷地感谢你载我一程!

  阿帕奇很明显是陆军航空机队中的战斗“坦克”,它可以在任何时候——不管是白天或黑夜——在任何气候下,携带大量各种不同的武器。这样的优越性能,使得它成为决心摧毁敌人目标的战地指挥官的最佳武器选择。根据陆军的记录,“沙漠风暴”期间,阿帕奇直升机共摧毁:
  837 辆坦克和履带车
  501 辆轮式车辆
  66 座碉堡和雷达站
  12 架直升机(停在地面)
  10 架战斗机(停在地面)
  120 处大炮阵地
  42 处地对空导弹与高射炮阵地
  除了以上摧毁的目标之外,阿帕奇直升机还协助俘虏了 4764 名伊拉克战俘。

  这使得我们又回到我们最初讨论的地方了。虽然阿帕奇是目前最佳的武器系统,但陆军还是准备在未来对它实施多项升级计划。一九九六年底将有一款新型的阿帕奇开始生产。跟 M1A2 和“十字军”自行火炮一样,陆军计划使阿帕奇数字化,采用很多地面战斗车辆目前使用的先进科技。因此,位于密苏里圣路易市的美国“陆军航空部队司令部”已经跟麦道公司签署一项开发 AH-64D “长弓” 直升机的合约。跟苏里万将军新陆军计划重的其他很多新武器系统一样, AH-64D 将以现有的 AH-64A 的机身进行改造。

  根据这项改造计划,麦道公司将把 AH-64A 机上现有的电子系统全部拆掉,改而装置与 1553 资料站连线的新数位系统。除此之外,驾驶舱所有的仪器也将改成多功能显示幕,以减轻机上人员的工作负荷。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 AH-64D 将装置一套全新的感测系统,名叫“长弓”(Longbow)。

  长弓是一种香菇形状的雷达,架设在阿帕奇旋翼桅的顶端。这种长弓毫米波雷达的主要作用,是用来观测地面与空中目标,不管是在白天或夜晚,也不管任何天气情况,都可以执行任务。 AH-64D 可以躲在掩护地形或树木后面,只把雷达露出来进行观测,而且雷达本身只要稍做扫描就够了(它可以作 360 度和任何角度的扫描)。由于长弓具有隐密功能,所以,敌人的感测器很难拦截或侦测到它。长弓雷达一旦扫描完毕,阿帕奇直升机就立刻降低高度,再度躲到地形或树木后面,机上的电脑则开始运作,在短短几秒之内,这套雷达的电脑处理器可以侦测多达 256 个敌人目标,并把它们分成下面五大类:长弓雷达
(一)履带地面车辆
(二)轮型地面车辆
(三)防空车辆
(四)空中快速固定翼飞机
(五)空中直升机

  电脑会替每个目标指定一个追踪“身分号码”,同时录下它的“时间/位置”、速度与方位。电脑接着把这些资料传送给每一架在空中执行任务的 AH-64D ,以及和这个电脑网路连线的其他系统(像是 TVTS “车间资讯系统”、 MCS 、 AFATDS )。如此来,长弓阿帕奇的作用就像一座“战斗管理平台”(很像空军的 JSTARS 雷达机或海军的“神盾”巡洋舰)。

  跟着长弓一起发展的,还有新型的地狱火导弹,名叫“长弓地狱火”。长弓地狱火导弹的制导系统是一种毫米波寻标器,可以加以设定,让导弹飞到可疑 目标的上空,然后向下攻击。长弓地狱火导弹的寻标器是“智慧”型寻标器,因为它能够分辨上面所提到的那五种目标,然后,在看到指定的目标后,导弹会向自动 俯冲而下,将目标摧毁。

   AH-64A 一次只能发射及制导一枚地狱火导弹,但 AH-64D 却可以分享长弓雷达资料,并在几秒之内发射多达 16 枚的长弓地狱火导弹。虽然是很多架阿帕奇直升机同时发射导弹,但可由其中一架阿帕奇协调,使得火力可以集中运用。一架阿帕奇直升机可以携带 16 枚长弓地狱火导弹,因此,一个分队的四架阿帕奇直升机,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可以摧毁多达 128 个目标。即使可能有失误,但至少也等于一口气摧毁三或四个装甲营。这正是苏里万将军心目中最理想的火力:几架直升机,只要按几个钮,就可以消灭一整个坦克旅。

  目前,美国陆军计划在 1/3 的 AH-64D 上装置长弓雷达。 AH-64D 在一九九七年年初开始交货,第一支 AH-64D 部队成立于一九九七年年底。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